当前位置: 首页 > 前沿观点 > 正文

新农人,是玩票,是追梦,还是历史推进者

村里来了新农人。《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郑风田说,新农人应该叫玩票的农民 真正赚到钱的很少;林耘说,新农人带着梦想而来 但梦想能否成功要打个问号;元芳,你怎么看?

009

央视财经评论文字稿-村里来了新农人 新华社——经济参考网

今天,中国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正在经历着一次巨变。自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以来,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一轮新的农业投资热正在兴起。那么,这将会给中国的农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由此涌现出来的新农人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约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著名财经评论员林耘共同评论。

  新农人是怎样的一群人?会给传统农业带来怎样的冲击和改变?

  刘达,从事媒体行业20多年,因为看中了有机农业的前景,三年前,他毅然改行,把1000万元的积蓄,投进了东北抚顺清原县600亩农田里,当起了农民。在销售上,刘达选择线上有营销、线下有体验的O2O销售模式,一方面在微信上注册了公众号–达哥拯救老味道,来宣传产品;另一方面,通过微信邀请市民,来到达哥体验营,让大家体验最接地气的农家生活。因为种植成本高,达哥的产品并不便宜,一斤大米要几十块钱,可不少体验者都能接受。

  体验者:我觉得黑猪肉特别好吃,黑猪肉带厚厚的猪肉皮那个,特别糯,还有这碗粥,我觉得跟咱们平时喝到的粥真的很不一样。

  刘达(清原天丰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农业投入一定是长线的,因为它是按年,不是按季节、不是按天,互联网思维可能是按天算,按时钟算,可能按秒算,这农业一定是按年来算。而且农业投资呢,我告诉大家最主要的不是投资三年、五年,实际上它是什么?投资三、五年让你收益30年到50年。

  陆海天(创业家杂志记者):他们自己把自己称之为新农业的从业者,或者叫新农人,他们跟传统的农业从业者不太一样,他们很多的是强调就是跨界,都是从不同的行业过来的。带着新的模式、新的方法、新的资金、新的人才,到这里来,很有可能在前面找到一座金山,培育出一个新的产业生态来。

  轻松劳动、快乐收获,还可以带着孩子在这里体验农耕。牧工DIY,野外露营,城里人也能享受当农夫的快乐,这得益于市民农园这种新的农业模式。如何找到符合生态文明的农业可持续发展之路。2008年一群年轻的八零后,借鉴国外社区互助农业的经验,在北京西郊的凤凰岭山脚下,建立了小毛驴市民农园。

  小毛驴市民农园会员:我这一上这地来,我就年轻了,特高兴种着菜现在。尤其过两天你收获这个柿子、黄瓜,你心里头往回拉菜都不觉着累,我就不觉着我有60多岁了。

  在这里,他们遵循有机农业生产的原则,生产过程开放透明,不使用化学农药和肥料。邀请市民到农园一起耕作劳动,与农园共建信任、共担风险,农园运行采用了劳动份额和配送份额两种模式,农园提供种子、肥料,市民租地种菜是劳动份额,预先支付全部定金,之后农园送有机蔬菜和肉类上门,则是配送份额。市民农园能否成为一种主流方式呢?

  钟芳(小毛驴市民农园总经理):郊区农场,在北京来解决这几千万人的吃饭问题,还是不是太切实际的,更重要的还是慢慢的。如果把这样的生态农业模式推广开来,向更多的真正农业地区的,像山东、河南这些,他们的农民也能够接受这样一种生态农业,然后市民参与的这种思路,这样的话,他们有更多的这种农业生产资源,也有可能就是说更好的来提供我们的食物上的保障。

  郑风田:新农人应该叫玩票的农民 真正赚到钱的很少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可能有一拨人看到农业存在着一种机会,什么机会呢?我们过去的农业可能更满足于温饱水平,现在有一批中产阶级富了,对吃的可能要求特别严格,希望吃一些风险特别低的,要求特别高的农产品。这个缺口很大,有些人看到这种机会,一下子就跳进去了。

  实际上,我认为他们应该叫业余农民,或者是玩票的农民。因为农业的水很深,你想象中可能这个市场很大,但是一旦你进去之后,发现比想象的东西复杂多了。农业确实很辛苦的,我们偶尔到田间地头,呼吸呼吸新鲜空气,那可能还没事。但实际上农业是一个极其繁重的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怎么才能把它做好,我想在你刚开始热情高涨的情况下,不要三秒钟热度,真的要把这个东西做好,它还是需要很多的规划操作。因为这几年有不少的企业家也是想进入农村,然后到人民大学找我,我们在聊,他确实面临很多各种各样的障碍,真正能够赚到很多钱的人很少。

  林耘:新农人带着梦想而来 但梦想能否成功要打个问号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周围倒是有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们之所以选择去玩农业,一个是觉得这是一个古老的行业,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第二个,很多人还是跨界过来玩,觉得自己有很多新的想法、新的做法可以在这样一个古老的行业里面做嫁接。所以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跨界,带来新的创业,带来新的资本,然后最终的玩法是不一样的。他不一定靠农作物本身获取多大的差价,实现多大的收益,有时候是羊毛不出在羊身上,他有其他的一些盈利的模式。当然,初期很多人是带着梦想而来,梦想是不是一定能够成功,我想得打一个问号。

  现在有几种玩法可能比较有代表性。一种是玩特种农业,就是希望在品质上有大的改进。比如说像做成特别好的,特别香的,特别甜的,就是玩特别的、有机的,这是一种路子。另外一种就是玩的羊毛不出在羊身上,看着是包地种田,但实际上玩法可能跟儿童的教育,到田间去休闲等等这些嫁接在一起。那么这个玩法的好处就是不用去衡量它究竟产出是多少,成本是多少,只要大家通过这么一个循环,我包了地,你来这里玩和消费,这就有收益了。还有一些跨界的玩法,比如说把互联网的一些东西应用进来,做网上销售等等。

  农业,你现在看起来门槛不高,拿俩钱,包几块地,就可以开始了,但要坚持下来特别得难。大家都知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这个过程它还要靠天,还要靠气候等等。在农业这个行业里,它又有自身的一个服务体系。其实暴利的部分往往都有专业的把着,比如说种子,农药,化肥,包括最终的成品销售,也是有门槛的。其实我们看到都有专业化的一些公司在做,所以一般的人进去,一定要想准自己想在这里干嘛,是票友玩一下,还是说真正的有本事在这里头创造出新的模式、新的做法。

  林耘:投资农业很难成功 投资回报总体来讲也偏低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有这么多人愿意投资农业是一件好事,但投资农业成功真的是很难,为什么?一个是我们看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看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第一产业往往增速是最慢的,在三大产业里,它增速肯定是最慢的。同时它的投资回报总体来讲也是偏低的,不然国家为什么需要去补贴呢?这就是一个大的环境,就是说它的增速通常比较慢,它的资产回报和资金回报通常会比较低。

  第二,竞争其实是比较激烈,它的激烈就是靠天吃饭,还有它的供求关系变化是比较快的,而且每年不一样,就是有时候今年好卖了,明年就不好卖,这种变化是非常非常快的。

  第三,其实门槛是很高的,会种田的和不会种田的,种过田的和没种过田的,就是不一样的。我们不说去种田,在家里种花,很多人都种不活。所以我觉得有这种资本愿意投过去,可以,但是一定要量力而为。而且介入农业有很多种介入的模式,比如说在家里当一个好的、挑剔的消费者,其实也是在推动农业的进步。当然,消费这一块其实是有比较大的一个空间,比如现在的孩子比较少接触到自然界,那么到农村里面采采果子,经历一下这个过程,这也挺好的。

  郑风田:社区支持农业是世界性潮流 农业模式应该多样化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小毛驴这样一种模式在国内发展还是很快的,几年时间已经二、三百了,实际上这是世界性的潮流。比如像发达国家,包括美国,欧洲,这样一种社区支持农业是很常见的。为什么?因为现在的农业都是大型的工厂化农业,生产效率很高,他把原来很多小农场都摧毁了。本地化的这些农民如果跟这些大农场相比,可能最后就没有竞争力了。但是这些消失之后,对本地居民可能不是好事,所以美国、瑞士这些国家,你只要是本地的农民,你生产的东西,本地居民愿意多出一点钱养活这些农民。为什么?最大的好处就是产销直接对接,我能够直接到田地看到这些东西。农民也知道这个东西是卖给谁,消费者也知道是谁种的这个东西。

  我们现在的大规模的农场,这个产品可能是在美国某一个农场生产的,中国人可能根本不知道生产者是谁,消费者不知道,这个生产过程用了什么药等等,所以那样的话,消费者和生产者培养一种很亲密的信任关系。那么,一般的社区支持农业,它的价格都比一般传统农业要贵,所以这一种模式实际上也是人类一种选择。像一个社会,一个生物界不可能只出现一种生物,它一定是多样化,才能够稳定。同样的道理,农业模式也应该多样化,我们既有一些大的现代性的农业,提供一些基本的生活,但是也有一些别的。百姓的农业有时候不仅仅是一个吃的问题,它有一种体验,也有其他各种各样的经历。

  林耘:鼓励多种模式的创新 让资本跟项目之间能直接对接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应该鼓励多种模式的创新,有这么多人要当新农人,而且这种人的成本、追求不一样,这就给多样化提供了可能性。有些人玩的开心就可以,有些人是真想推动农业往前走一步,有些人甚至就是想赚点钱,他们有不同的诉求,也有不同的做法。像小毛驴这种,它更多的带有体验、休闲、情感的消费在里面。

  还有一些我觉得可以用资本力量建立在一起,在天津就有那么一块地,有一批无籽的枣,那个枣据说特别好,但是当地缺钱,滚动发展有难度,结果北京有家公司就投了两、三百万,那它就可以滚动发展,然后包装以后进入超市。因为你有钱了,可以商品化运作。这个就是让农业本身产生效益,让产品能够跟消费者之间直接见面,这不是玩,这就是提高农业生产的效率。让资本跟项目之间,直接的一个对接。在未来,我们看到比较多的可能是情感的消费,不需要赚钱,玩过了就算了。再有,一定是要真正在做的农业,土地是有成本的,土地是稀缺的资源,让它产出,让它满足我们的需要,我觉得新农人要往这个方向多努点力。

  郑风田:生产者通过网上销售扩展了他的销售边界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它有一些体验性的做法,实际上对传统农业也是一种补充。举一个最简单例子,就是配送。原来从田头到餐桌六、七个环节,每一个环节赚10%的利润,实际上每个环节都赚不了多少钱,现在直接配送的话,把中间环节都去掉了,所以它能够在产销直接对接之后,把中间的很多利润留下来,那么有很多公司又开始采用这样一种模式。

  上网销售也是一样,现在互联网使很多行业都发生改变。同样农业也会利用互联网,来影响我们过去传统经营方式改变,比如说褚橙就是通过互联网来销售。现在网上销售实际上发展很快,包括淘宝网,还有京东都在做这个内容,就是原来很偏远山区那些土特产,过去买不到,那么现在的生产者可以通过互联网把他卖东西的边界扩展了。

  林耘:新农人的出现会形成一个新的双向流动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我觉得会形成一个新的双向流动,就说农村的一些人可能会转移到城市里来就业赚钱等等。而城市里一些人,厌倦了城市生活的人,可能会回归到农村里。而空巢,其实就提供了这个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空巢,可能做起来还没那么容易,所以有可能把空巢这种负面的因素,因为有了新农人这样一种循环,变成正能量。

  郑风田:现在的新农人是业余性质的 但他的经营模式值得借鉴

  (《央视财经评论》特约评论员)

  实际上现在国家已经布局了,解决这个核心东西还是要靠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就是未来谁来种地问题。新农人,我觉得他基本上是一个业余性质的。因为我们国家现在有2亿多小农户,像美国才有200多万个农场,所以未来靠城里人回到农村,这应该是在百分之零点零零几的份额。

  真正的应该是原来一些人,就是愿意留农村的种粮大户、专业大户、家庭农场,还有专业合作社以及新兴农业企业等等,这些才是未来的真正的新农人。因为整体趋势,我们国家未来城镇化可能10%、20%的人还要进入到城市去,所以这些留下来的人,那么专业大户会成为未来的农业的主力军,他应该是整个核心的供应者,但他可能在经营模式这些理念上,会把目前一些大家业余探索的……

——-分割线——–微信搜索【nyyqnet】,点击右上角分享"农业引擎",本平台专注于农业规划、农场经营、品牌农业and农业投资。

更多文章请发送关键词“M”或者日期查看相应文章:
谢谢您对“农业引擎nyyqnet”的关注,如有朋友也请您推荐朋友关注。系列文章,可以回复m或者”农场、nc、电商、ds、物联网、wlw、城镇化、czh,咨询,zx“,查看;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agrisky.cn/?p=151 | 农业引擎 :农业农村现代化优先发展的动力引擎

该日志由 agrisky 于2014年06月09日发表在 前沿观点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新农人,是玩票,是追梦,还是历史推进者 | 农业引擎 :农业农村现代化优先发展的动力引擎
关键字: